最新新闻

红包我也想收个Double的

  我有一姐们,剩女!各种急!其实她背地里跟我说,最急的不是嫁不出,而是送出去的红包收不回来,这个像我们这种所谓的适婚人群,都懂的。送红包其实有点像存钱,今儿我结婚你送个千儿八百,明儿你结婚加个百儿八十再还回去。

  但这年头CPI高企,钱越来越不值钱,喜宴则是水涨船高,更崩溃的是,人家结婚时你单枪赴会,等到你结婚时人家成双成对,说不定还拖家带口了,所以这晚婚的坏处还直接涉及经济利益。

  姐们哀叹,“工作也有些年头了,没攒多少钱下来,就指着那送出去的五六万红包,到时能回点本。”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,她去年打算远嫁美国,婚礼的现场准备设在德克萨斯州的某个小城,我暗喜不已,心想除非她肯贴往返机票钱,不然虽说我们关系够铁,打死我也不会去参加。我不关心那姐们的心情如何,反正我作为既得利益者之一,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拿出为她准备的红包厚度的1/4,去本城一家最豪华的自助餐厅海搓了一顿。

  没想到姐们临上飞机前,杀了个回马枪,在杭州酒店先包了个场子,随过份子的悉数请到,那一招,实在是高,非婚宴标准的包场,价格便宜不少,但红包照收不误!我还有一姐们,第一次结婚时爸妈死活不同意,于是偷了户口本,两人私奔到北京偷偷地把证给领了,不出一年连孩子都生了,孩子满月,姐们左手携夫,右手将雏,衣锦还乡,生米都做成熟饭,爸妈不看女婿面看外孙面,只得认了!我那个开心哇,心想这次红包总给省了吧,改送两包尿不湿就搞定!没想到那姐们够狠,生生地把满月酒办成结婚礼,她妈妈很厚道地

  劝,“抱着个孩子结婚像什么样哪!咱家丢不起这个脸!”姐们说:“这么多随出去的人情不收回来,傻啊!”结果我出了红包和尿不湿的双份钱!悲剧还没完,过了两年,姐们离了,再过一年,又大张旗鼓地结了,我只得又随了次份子!没几个月,又生了!

  于是忍不住跟我的婚姻合伙人发狠,要不我们也去离个婚,再结次婚,咱也收个Double的红包,而且顺便还能趁离婚复婚的间隙贷个款买个第三套房啥的。

  看我两眼放光、一脸拆红包拆到手抽筋的痴人说梦样,合伙人就狠狠地敲了我脑袋一记,“拜托醒醒啊,真要离婚再婚的线后的,哪个脑子进水还跟你这个奔四的欧巴桑复婚啊!”

  不过想到一哥们林生的遭遇我也就心理平衡了,林生毕业进公司不久,适逢老板大婚,一干员工都前去捧场,彼时大家都囊中羞涩,同事们每人出了200块,凑份子给老板包了个大红包,相当于掏个饭钱。老板倒也仗义,婚后第一天上班,红包原封不动直接返还不说,每人还加了200作回礼。

  时隔十年后,林生已成了一家小公司的合伙人,这个月初老板举行再婚大礼,想着十年前老板初婚时退红包且返利的豪爽作风,加之现在身份有别,于是包了个厚厚的一个大红包。

  可想而知,这个红包成了个有去没得回的肉包,我锲而不舍地追问肠子都悔青的林生,到底包了多少?林生含泪答: